一切刚刚开始

――记邬�超同学受助事迹

发布者:系统管理员发布时间:2011-12-15浏览次数:42

    邬�超,1996年―2000年就读于苏州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生物技术系;2000年就读于苏州大学生物工业与分子生物学专业;目前在苏州大学基础医学药理专业从事神经药理方面的博士研究,主要探索自噬体/溶酶体途径在亨廷顿舞蹈病突变蛋白代谢中的作用,并参与caspase3质粒重组体的构建、Thrombin对Htt的剪切作用等研究,发表过《cDNA末端快速扩增技术的研究进展》、《黑环蜂和黄环蜂基因组DNA多态性的研究》、《莲必治氯化钠注射液的安全性试验研究》等9篇有影响的论文(其中SCI论文6篇),参与了多个国家级科研项目。

     大学时代的邬�超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“书呆子”,她积极参加各种社团及社会活动,热心为同学服务,并培养了出色的工作能力;研究生阶段,她把所有的精力都用于学术,并在复旦大学遗传所人类基因研究组出色地完成了毕业论文;毕业后,在学术上对自己要求严格的她总觉得还没学到精髓,而苏大基础医学系也很看重她在分子研究方面的成绩,结果二者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 说到自己专业,邬�超滔滔不绝。“所有的成果都需要实验支撑,现在每时每刻都是做实验,休息时间不多,做科研一定要耐得住寂寞,因为95%的情况下是得不到结果的,但出结果瞬间的乐趣也是旁人所体会不到的。”师弟张幸鼎说:“学姐很勤奋,周末或假期经常在实验室看到她的身影。”

     邬�超的导师秦正红,毕业于宾西法尼亚医学院,在哈佛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工作过,加盟国际知名神经生物学家Marian Difiglia教授的实验室,专攻神经退行性疾病的研究。“认真,刻苦,做研究很踏实,是块好料子”是他对邬�超的评价。

     在攻读博士学位期间,她凭借着优异的学习成绩连续两年获得了朱敬文奖学金。获此殊荣的她,秉承朱敬文基金会“为国储材,自助助人”的宗旨,不仅努力钻研自己的课题,克服研究上的困难,获得了瞩目的成果,还关心师弟妹们的学习,为他们的研究尽心尽力。张幸鼎说:“我们这里每个人有试验操作上或者原理上的问题都会向她请教,我自己在做免疫印记试验时就得到师姐很多帮助。”“这个走廊每天回荡最多的是我的名字”,“博士知道的比别人相对多一些。人不能只顾自己,只有帮助别人才能实现自己的价值。”邬�超是朱敬文精神的切实实践者,弘扬敬文精神已经成为她的习惯。

     目前,邬�超还担任“苏州大学衰老与神经疾病实验室(创新团队)”的科研秘书工作。作为整个团队中唯一一位在读博士生,导师秦正红很看好她,“我很希望她能留下。”

     对未来,邬�超还有很多憧憬,“如果有可能,希望能到国外学习一段时间,毕竟在这方面他们比较领先。”

     邬�超,新一代的科研工作者,苏州大学的优秀硕士、优秀博士毕业生,做起实验很认真,说起话来很爽朗,笑起来很灿烂,用她的话说:“一切刚刚开始。”